忍者ブログ

dž 久遠☆.。.:*。•゜

┏   † 以太、戀空と愛の境界結界 †   ┓
09 2017/101 2 3 4 5 6 78 9 10 11 12 13 1415 16 17 18 19 20 2122 23 24 25 26 27 2829 30 31 1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 10/21/02:55

【PFV】 基子誕生日特別篇 





(時間背景:第二章《一片大地与三叶剑锋》期中結果發表時期。)



PFV·二章




  扎伊蘭斯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前方的戰事似乎對中心城市沒有太大的影響,除了偶爾看到有糧車的調度外,居民們的生活依舊,臉上仍然洋溢著生氣。街邊還是能看見賣藝的雜耍團和擺地攤的小販。


  在情報屋里,本應該拿了情報就走的青年卻反常的留了下來。

  “騖的話不在喲,別指望有茶喝了。”床榻上的羅根翻著資料順帶瞄了一眼在店裏面明顯坐立不安的斐帝。
  “你又派女孩子去做危險的工作嗎?”
  “哈哈、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的生活,我才沒有強迫她呢……”羅根放下了手中的資料。身邊的資料四處散落,看得出來有一定的時間沒整理了。

  “我們的皇帝都到前線去了啊……被淒美的愛情故事感動的少女帶著她的兩個妹妹前去助陣了。本來玄鳥族也算戰鬥種族,雖然看上去是軟軟的女孩子……不過搞不好比你還要厲害喲?”
  雖然用的是疑問句但是語氣卻完全是竊笑一般。不挖苦他人就覺得渾身不舒服的情報販子這點也很討厭。
  “戰場上面不是鬧著玩的。”
  “騖她當然知道。對於她們來說,明明四處移動要比長久窩在一個地方更安全。我不知道是什麽理由促使她們留在這個城市,現在離開反而是一件好事呢。”

  斐帝沒有接話。或許一直居在固定地方做著情報操縱的羅根並不知道四處遊蕩者的心情吧。以前,斐帝還是單獨一人旅行的時候,在廣闊無垠的草原上面陪他度過漫漫長夜的也只有那隻很早前被馴服的鳥龍而已。

  “不過對方還真敢綁架女傑啊,呵呵……全民的躁動弄得空氣都渾濁了,我仿佛能預見這場戰鬥的勝利了。”羅根取出煙杆悠然的抽起來,混著淡淡香料的煙霧在房間里散開。
  “勝利的話又能怎樣……”斐帝小聲的說道……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勝利背後被掩蓋的勇士有多少呢?逝去的就不能被稱作生命了。最後的城堡也是砌在無數的亡靈上面。作為商人的自己大概不能理解那種熱血吧。還是說,很久以前自己的故鄉被毀滅的時候,那種羈絆就被斬斷了呢?
  當然斐帝還是打從心底的熱愛這這個國家,將他誕生的祖國扎伊蘭斯,承載著無數的回憶和各種人們邂逅的這篇廣袤土地。

  “一個國家需要正常的運轉的話,有些職業是不能缺少的,哪怕戰事時也一樣。”煙杆敲擊的聲音讓斐帝回過神來,他抬頭,望向仍舊懶洋洋的情報販子。
  情報販子販賣各種各樣的情報,和他聊天的話哪怕是不“付費”的也能知曉很多東西,可是羅根卻從來沒有透露過自己的情報。這也許是情報販子的職業使然吧,斐帝這麼想著。

  “那麼,斐帝boy坐這麼久不可能就是爲了找我進行人生會談吧?”羅根找了一個舒服的位子側躺下來,“反正我現在很無聊,就聽你說說吧。”
  斐帝頓了一下,“想找你要一點鎮定劑……強效但是副作用小的那種鎮定劑的情報也可以,或者是給我能調配這種藥的藥劑師的資料。”

  房間中安靜了下來,只有煙無聲的飛舞著。羅根閉著眼睛,好似假寐。
  “我來猜猜。”羅根睜開眼睛,“是和利亞有關嗎?”
  “呃?!不是……”
  “看這個反應就是了。”
  “都說不是了……”
  “哪有什麽理由讓你這個本來就是藥劑師的傢伙去費心費力的弄那麼強效(還要副作用小)的鎮定劑呢?”羅根笑得很是愉快,“以前你給我的調的香料可是很好的啊,其中你自己不是還親自嘗試過……”
  “別提那件事!”斐帝厲色的打斷了羅根的話。“那筆帳還沒算……你最好別再我面前提。”
  “好好好、斐帝boy你還想不想要情報了?w”
  斐帝感到非常憋屈,但是又無法立刻拔足離開。
  “你不給我詳細而準確的情報,我要怎麼篩選合適的情報給你呢?”羅根收起玩笑的臉,認真對斐帝說。
  斐帝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把實話告訴了羅根。

  “原來如此……這很有可能是‘蟲’。”
  “誒?”
  “哎喲,啊哈哈開玩笑的啦~我最近在看一本小說挺有趣的,很想嘗試說說這句臺詞,感覺挺帥氣的。”
  “羅根!”
  “好啦好啦~都說開玩笑的嘛……不過這種情況、以前沒有出現過嗎?”
  “沒有……我們以前都是四處走商的,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可是應該不是這個城市的原因,我們把這裡當據點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看著斐帝有些苦惱的樣子,情報販子撐著臉也思考了起來,“不是……這座城市的原因……走商……以前沒有……”
  羅根的視線移到窗外,外面傳來了這種聲響,比以前要吵鬧一些。
  斐帝順著他的視線望出去,“秋天要來了呢,豐收祭也進了呢。”斐帝開始盤算著差不多要離開這個城市走一單了。
  “豐收祭……啊……”羅根無意識的發出了一聲呻吟。

  “有頭緒了?”斐帝知道情報販子已經掌握了消息,那張臉出現了自己熟悉的表情。
  “嗯,我不太肯定……說不定只是隱忍……”羅根盤算著要怎麼把這件事情弄得好玩。
  望著羅根的眼睛發現裏面閃現著狡黠的光,被算計的感覺另斐帝渾身的毛孔都要張開了。
  斐帝還是忍不住開口:“羅根,你最好別鬧……我想最近走一單,要趕在秋末的時候回來,不想多耽擱時間。”
  “明白明白w在時間問題上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潛臺詞是其他事情上就不一定了。不過在斐帝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羅根迅速的寫下了一張單子和一張紙條。把紙條遞給了斐帝,“到這裡去找老闆拿東西就行了,什麽都別問,也不要看他的視線。”然後羅根把折好拴上草繩的單子給了斐帝。
  “我相信你不會偷看裏面的內容吧?可愛的斐帝boy?”
  斐帝瞪了一眼羅根,拿上東西奪門而出。

  “哈哈~真可愛w~就是這種反應才會讓人想要欺負你嘛!”羅根懶洋洋的打開煙袋,裝上了菸絲。“啊啊~不過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利亞小弟弟的問題啊……也罷,到時候再說吧~”

  今天的情報屋老闆也很愉快。


  忙完回到屋裡已經是傍晚了。因為有斐帝的禁足令,利亞今天很乖的只是去pomo商會報了一個到就回來休息了。
  “嗷!歡迎回來!>3<”一進門利亞整個人都撲上來了。
  斐帝熟練得將利亞從身上扯下來扔進一旁的沙發,然後徑直走進一邊隔出來藥草室。
  “嗷……OvQ我今天很聽話的睡了一天哦!”利亞從斐帝的背後纏上去,把下巴放在斐帝的肩膀上磨蹭著,帶著微微撒嬌的意味。

  斐帝歎了一口氣,反手拍了拍利亞的頭,然後繼續著藥草的清理工作。
  “嗷,在生我的氣嘛?我們沒有按時出發是因為我的原因……?”
  “沒有。”
  斐帝放下清理完的藥草,轉過身望向利亞,“我只是在擔心你啊笨蛋……不是越來越嚴重了嗎?”

  不知道什麽原因,利亞從這個月開始就連續的做噩夢。整晚整晚的無法入睡,現在已經嚴重影響到白天的活動了,因為這個原因,本來打算進行稍微遠一點的走商活動也被推遲了。

  “嘿嘿!沒關係的,有阿嗷陪我一起嘛!再說你不是有不斷在改進鎮定劑的配方嗎?昨天已經好上很多了哦!”看著利亞超陽光的笑臉斐帝也不好再說什麽。
  “好吧,今天喝了藥也早點睡!”
  “還有嗷的睡前故事!”
  “想都別想!”

  按照藥單上面的材料調配著新的鎮定劑……
  “除了個別藥草……似乎沒看出有什麽不同?”從發現利亞的問題開始就不斷的嘗試配藥劑的斐帝,其實都快把自己知道的有鎮定效果的藥草試了一個遍。利亞說的好轉根本是騙人,每晚睡在他身旁,又習慣淺眠,什麽動靜斐帝會不知道?
  手抖了一下配方藥劑突然多倒了一點進去,整罐水晶瓶一瞬間就改變了顏色,渾濁的藍綠色的液體在加熱的情況下翻滾著……然後刺鼻的氣味竄了出來。迅速採取補救措施撤掉了燃燒瓶,塞上了蓋子。
  “呼……冷靜一點、冷靜一下……這根本就不像我啊……”閉上眼睛將注意集中之後把失敗品清理乾淨又重新按照步驟做了一遍。這次得到的是清明澄澈的藥劑,海洋般的藍色在瓶中反射著不同的光澤。
  等待藥劑冷卻的時間里斐帝回頭望了一下身後,利亞蜷縮在沙發上面睡著了。只是很淺的睡眠,可能斐帝一收拾用具就會立刻清醒的糟糕的睡眠質量。
  輕手輕腳的繞過書堆和資料,取來毯子給利亞搭上。


  這間屋子是通過羅根介紹的人租給斐帝和利亞的。原本是一間倉庫,但是現在原來的主人不打算繼續使用這間倉庫了,於是就以比較低廉的價格長期租給了斐帝和利亞。全年四處走商的兩人也算相對意義上有了一個家。
  倉庫的面積並不大,但還好有兩層,所以下層就用作了活動區域,而上層的閣樓廚就作為睡覺的寢房,小小的面積也只能擺下一張床。不過有了避風雨的地方而且比起旅店更加划算也沒什麼好計較的了。
  本來還算有足夠活動空間的一層因為慢慢被兩人堆滿藥草和食材已經有點不夠用了,前陣子挖了一個地下室才勉強能再堆放一些資料,現在能有較大活動空間的也只剩下沙發四周了。說起來這張沙發還是利亞用食物(斐帝加工)和別的商人換來的呢。


  在沙發旁坐下,隨手抄起一本地上的書來打發時間。
  《扎伊蘭斯夜間植物概論》
  教材類的入門書,已經看過很多遍的斐帝差不多都能把這本書背下來了,不過每次看的感覺還是不同,仍然能發現不少新東西。優秀的書籍就是這樣吧。

  感受到身後的動靜,斐帝回過頭就看到利亞倚著沙發扶手饒有趣味的望著自己……
  “嗷看書好認真哦……睫毛好長……”
  “後面那句可以省掉。”

  斐帝起身去取已經涼了的藥劑,望著比剛才要深的藍色藥劑斐帝有些猶豫的拿出另一個小瓶子。
  一個方體的玻璃小瓶子,裏面裝的就像水一樣透明的液體。無論是顏色還是氣味或者是味道都是“無”。斐帝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藥劑,而且拿到的這個新的“鎮定劑”的配方最後一步就是要把這個藥水加進去。如果之前斐帝能夠保證那些藥材混合熬制的藥劑完全沒有問題的話,這個加進去就完全無法保證了。
  望了一眼身後依舊傻傻笑著的利亞,抱著一絲希望斐帝把藥水倒了進去。
  一刹那間,整瓶藥劑從靛藍色一下子變成了比玫瑰更紅的色彩。劇烈的變化和鮮豔的色彩讓斐帝不禁皺起了眉頭。這樣豔麗的色彩完全不像是鎮定劑該有的顏色。
  斐帝抱著試毒的心理喝了一小口,鱗片沒有任何反應……應該不是毒。

  這時利亞凑了過來,“嗚啊、這個顏色好漂亮!怎麼辦到的?不過……有點不像阿嗷的風格呢>v<”
  斐帝每次配出的藥劑都是淺色和接近透明的色調。每一位藥劑師根據自己的習慣有時候會出現不同顏色但是藥效相同的藥劑。也就說色彩並不是衡量藥劑的唯一標準。
  “嗯,的確不是我的配方。”最讓人想不明白的還是那一瓶無色無味的藥劑吧。將藥分在兩個瓶子里,“這是今天晚上的分,另一個明天早上喝。”
  望著利亞將藥劑喝完,等了一下沒有特別的反應后,兩個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上到閣樓熄燈睡覺了。


  當夜,聽到有響動的斐帝模模糊糊的醒來,發現身旁的人已經不在了。
  自己竟然睡得這麼沉嗎……還是說是藥劑的原因?

  從閣樓走下去發現門是開著的,屬於夜間寒冷的風從縫隙中往屋裡灌。斐帝順手取了斗篷披上,推開門去。
  在門外看見的光景,也許斐帝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吧?


  只屬於夜間活動的螢蟲在空氣中飛舞著,拖拽出曼妙的軌跡。倉庫周圍的麥田也被點點光輝帶出光彩,結滿麥穗的部份似乎在說著今年秋天的大豐收。秋天夜晚的獨特天氣使得天空萬里無雲,月亮比平時都顯得更大。青色的光亮似乎將天上繁星的光輝全部掩蓋了。在這樣的景象中,那個人站在那裡。

  銀白色的光輝籠罩在他的身上,讓他整個人都顯得飄渺起來。那個人就是利亞,可是卻不像利亞。

  斐帝不禁屏住呼吸,慢慢的靠近……仿佛稍微發出一點聲響眼前的一切都會如同鏡花水月一般。打破靜默的是對方。

  “啊……嗷?你怎麼出來了?我吵到你了嗎?OvO”

  儘管頭上有著奇妙的折角,服裝也不像平時穿那件方便行動的短袍,但是眼前的人的確是利亞。
  當確認到這件事之後斐帝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同時也開始對自己疑惑起來了。最近的自己也越來越奇怪了。

  “笨蛋。夜裡的秋風帶有很重的寒氣的,你就這麼想生病嗎?”斐帝拉住利亞的手就往屋裡拖。利亞的手很暖,已經可以說是燙得地步了。脈搏跳得很快,但是于之前不同的是很平穩。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那個“鎮定劑”的確比自己調和的藥劑有效。

  “就算是這樣……嗷什麽也不打算問嗎?”
  斐帝一臉“你想讓我問什麽?”的表情,關上了門,然後在壁櫥里升起火。“過來,然後坐在沙發上!”
  利亞撓撓頭乖乖的跑了過去。
  “體錶溫度這麼高,好好把汗捂出來。”然後用毯子把利亞整個人裹了起來。
  接著又到藥草室開始調配降溫的藥劑。

  說不上來是什麽感覺……有些失落但是又很高興。利亞輕輕吸了一口氣,滿是熟悉而令人安心的味道。
  一大罐水和一瓶藥被放在眼前。
  “今天晚上就好好的喝水吃藥把溫度降下來。”
  利亞笑了一下,用鼻尖輕輕蹭了一下斐帝的鼻尖說:“不用擔心,我不是被驚醒的。現在感覺很好,真的!> <”

  明天就會好了。一定。

  “如果困的話就睡吧,現在離天亮還早呢。”
  “嗷也一起來嘛。”
  “這麼小的沙發你在想什……唔啊!”
  話還沒有說完斐帝就整個人被利亞翻到了沙發上。
  “利、利亞?”

  利亞把斐帝整個人圈在了懷裡,兩個人重疊起來總算面前能在沙發上擠下了。
  “這樣就好……嗷冰冰涼涼的好舒服啊……”
  利亞沒有睜眼,所以不知道剛才那一聲輕輕的聲音是不是斐帝笑了,不過感受到自己懷裡的斐帝稍微動了動調整了一個姿勢,遍安靜下來。


  如果永遠這樣就好了。


  遠離戰爭。
  每個人都能歡笑的國度。
  都能擁抱自己所愛之人安穩而眠的國度。

  此刻,無論世界邁向什麽方向,對兩個人來說……
  懷中的人大概就是全部了吧。


  也許在不久之後,戰爭就會結束。
  大地間能夠迎來和平。
  光芒又會充滿整個艾迪利歐大陸。

  不會有捕殺者,不會再有像斐帝這般命運的人。
  不會有戰爭。
  不會有撼動大地的哀鳴。
  就算每個國家也都能笑臉相迎外族者。
  大家唱著不同的歌曲。
  努力的生活著。
  只有吟遊詩人四處傳頌著過去的故事。


  利亞一邊模模糊糊的想著,一邊從心底期望著。
  安穩的沉睡過去。
  久違的,美好的夢鄉。



  第二天一早,利亞比斐帝還要早起。仍是放心不下的斐帝反反復複檢查了兩遍,確認的確沒有問題之後,兩人就開始收拾屋子準備離開了。
  在這之前斐帝去了一趟情報屋交付費用。

  “昨天過得愉快嗎?w”情報屋的主人依舊是懶懶散散的躺在床榻上。
  “嗯……的確是很有用的藥劑。”
  “……哦?那就好。”
  斐帝沒有錯過羅根臉上一閃而過的疑惑。
  “好吧……老實交代吧,羅根你到底搞了什麽鬼?”
  “哈哈……既然沒出什麽問題我就說了。”羅根抽了一口煙,“聽你描述的情況我還以為是扎伊蘭斯的秋季對他產生了什麽影響呢。”

  扎伊蘭斯的秋季,豐收的季節。
  同時,在這個獸人居多的國家,也是繁衍後代的季節。

  “你……這傢伙!又來這招嗎?”斐帝反應過來之後瞬間就抽出了匕首。
  “等等!等……好好說話好好說……武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羅根坐在床上象徵意義的說了一下。
  斐帝也想弄明白這件事,所以憤憤的將匕首收了起來。

  “所以啦……我找人給你的那個藥劑其實是催化劑一類的,配方比較特殊啦……不過沒想到沒有達到催情的效果呢。”羅根掃了一眼斐帝,潛臺詞好像在說如果成功了的話斐帝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站在他面前了。
  “破廉恥的傢伙……”果然和這個情報販子扯上關係就沒好事。

  “結果呢?那個藥劑應該不可能什麽效果也沒有。利亞小弟弟有什麽不同嗎?”
  斐帝頓了一下,昨天的畫面在腦袋裏面飛快的掠過。
  “不、沒什麼不同。除了體溫有點高,脈搏快了點……沒有其他的問題。”
  斐帝這樣說著。

  “哦?是嗎……”羅根放下煙杆,開始看起了資料,也不去理會斐帝。
  習慣了情報屋主人的脾氣,斐帝將錢袋仍在了旁邊的桌子上邊離開了。
  羅根眯眯眼,輕笑了一下。

  “無論是斐帝boy還是利亞弟弟的血統……都挺有趣的啊。”

  窗外秋蟬的鳴叫提示著夏末的逝去以及……金秋的到來。










後記:

  重新補完之後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各種沒有趕上真抱歉ヽ(;▽;)ノ
  話說都沒有畫圖,就用這篇小說糊弄過大丈夫?

  在敲擊這篇文的時候無數次的想要PFⅥ快點到啊……不過斐帝和利亞的旅程還是會一直繼續下去的吧。這裡只是借用基子提供的利亞的一根伏筆稍微提了一下而已。
  爲了完整性17號補了一小段後話。

  利亞的龍裝好帥的哦!ヽ(;▽;)ノ





Fin.+
PR

無題

阿暗我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死你啦!!!!!!!!!!!!!!!!!!!我那个脑抽抽出来的设定被你这么一伏笔真是太棒了喂!!!!!!!!!!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好好的REPO哇我我我只能用一堆叠字和感叹号表达惊喜了!!!!!!!真的好棒!!!!阿暗小本要啥时候出嘛!!!!!!!!我们都在期盼着(揍!!!!
ヽ(;▽;)ノ阿暗@3@阿暗ヽ(;▽;)ノ

“嗷看書好認真哦……睫毛好長……”
↑这句利亚真是继承了我的作风(揍

  • 2011年08月17日水
  • URL
  • 木暦才不是基子
  • 編集
Re:無題
嗚嗚嗚!ヽ(;▽;)ノ抱住基子。

其實這篇文根本沒有啥梗不是ヽ(;▽;)ノ就只是用了你的變龍的伏筆……嗚嗚、想要表達什麽我自己都不清楚了。

如果覺得文章走向很奇怪得話,就怪BGM的錯吧!ヽ(;▽;)ノ
其實……中間要到喝藥的那裡的時候我有考慮過要不要寫成小黃文的……但是覺得在PFV這麼龐大的背景下只是玩玩小黃文簡直太浪費了。【←結果還是沒表達出來不是么?^q^

寫到後面各種穿越鏡老師ヽ(;▽;)ノ對不起啦!
小本子什麽的才沒有!^q^
2011/08/17 16:09
URL
FONT COLOR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TRACK BAC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新着記事
(06/13)
(02/19)
(12/17)
(08/20)
(08/17)
dž